工商时报社论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2019-12-09 893人围观


 工商时报21日社论: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韩愈「马说」:「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只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年底国会大选将届,两党高层无不严阵以待,金戈铁马逐鹿中原之势,隐然成形。至于决战胜负关键,端视两党规划人选之格局与布局,前述韩愈「马说」应足提供两党当局启发与警惕。 

 执政党方面应有的格局是继续「完全执政」:先在国会大选取得优势席位,然后在明年总统大选乘胜追击、确保江山。然而,执政党也当检讨,何以两年多来,拥有行政资源且在国会拥有优势席位,却没有让民众感觉执政党在「完全执政」,甚至执政党的国会议员还常捣行政部门的马蜂窝,螫得行政部门满头包;党政不能同调,怎能算是完全执政?此外,「完全执政」的另一个重要意涵是:「地方能贯彻中央政策、基层能配合上层行动」,这才是「完全执政」的真正实现。 

 就这一点,执政党的成绩实在不及格。例如中央大力推动「节能减碳」政策,甚至限制办公室照明灯管的数目,而各地方政府却动辄大放烟火,作为亲民政绩,因而猛增二氧化碳排放,此属中央政策不能及于地方之处。又如中央严格限制公务车之购置,地方却置若罔闻,以致出现中央「吃紧」、地方「紧吃」的现象。举例来说,五都选举后,新北市府赫然发现有两部原属地方乡镇首长之座车,其规格豪华程度超过市长座车,新北市府只好拿来做「礼宾车」,此属地方基层与中央上层行动脱序之处。 

 职是之故,执政党在「完全执政」格局考量下,其年底立委提名布局,首应考虑职能分工:区域立委以具备服务选民、能缩小地方与中央差距能力者,为优先考虑人选。当然,现任立委表现良好,兼具议事能力与选民服务者,当然是优先人选;否则,在议事能力与选民服务的取捨上,区域立委宜以能深入基层,为明年总统大选布桩动员者为优先。不分区立委以其职位既来自政党给与,没有选区也无选民服务压力,自应配合党意,作为党的「公务员」,因此提名人选应以服从党纪为优先考量。但为避免不分区立委沦为「表决部队」,亦应同时具有议事能力,对党的政策能做强而有力之阐述与辩证。準此,不分区立委除可考量议事能力强但不擅于经营选区之现任立委外,亦可就政务官中遴选。盖以政务官熟稔行政部门之政策与执政当局之立场,角色转换后,在专业问政与行政监督的平衡上,其分寸之拿捏,应能恰如其份。 

 在野党方面,此次立委选举应有「收复失土、重新执政」之格局,而以「地方包围中央」、「巩固南部、渗透中部、进逼北部」为其策略,再以「发掘民怨、形成议题」为手段,累积其选票资本,进而压迫执政党的施政空间。绝对不宜再像从前,动辄打出「悲情牌」或「族群牌」,前者已经被用滥,后者势将导致撕裂台湾族群和谐的结果;任何宣称「爱台湾」的政党,都不宜如此不负责任。我们期望年底的大选,竞争激烈但能理性平和,两党都能表现其泱泱大党的风範。 

 在野党的立委提名布局,区域立委方面,应将其长期以来参与各项社会运动累积之动能加以发挥,提名长期经营地方者参选:一者让被提名者与地方基层继续保持密切互动,再者得以互动结果作为选举政纲之形成依据。至于不分区立委的提名布局方面,在野党为求扭转乾坤,则宜提名具有催票效果的人选为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先巩固国会选举之滩头堡,才有机会进攻明年的总统大选。 

 要言之,年底立委选举不独关乎政治生态之变化,也关係两岸政策、经济发展;从而两党之选举格局与布局,乃关乎国家社稷未来之盛衰,自然值得国人关注。迩来遍阅相关媒体报导,两党似乎都有韩愈「马说」里「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之叹。事实上,「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我们既将「选马」之道,缕析于上列各段,期盼两党均以国家社稷为念,慎选千里马。以台湾社会人才济济,然若无缘遇见「伯乐」,「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不能通其意,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反之,两党若能有伯乐,自然会有千里马。期盼两党决策人士都是伯乐,则天佑台湾,全民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