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川普加重全球政经的三元悖论困境

2019-12-10 832人围观

工商时报24土日社论--川普加重全球政经的三元悖论困境 全文如下:

 当前大多数人认为美国总统川普的外交、贸易政策战略均根植于「美国优先」的思维,并轻言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係协议、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作风,无疑是全球化「团队精神与合作」的最大破坏者。尤其川普欲挟美国经济规模优势所赋予的超强议价能力,透过双边的架构与谈判,成为全球经贸「零和游戏」的绝对赢家,更令世界各国忧心。

 然而,川普的「自私自利」并非特例,甚或是许多国家领导人未直接说出口的心声。根据Global Trade Alert统计,金融海啸后,20大工业国已新增逾6,000项贸易保护措施,且贸易障碍的型态也更加新颖多元,不再仅限于关税、反倾销税等为人熟知的传统性防御工具,显见反贸易自由化风潮已兴起。

 再者,近年来全球自由贸易协定数量明显下滑,且2015年WTO所召开的162国贸易部长会议,首度不再重申要回归杜哈回合谈判,而是将精力转投入範围较小的双边与区域型自由贸易协定,等同于宣判杜哈回合谈判已经名存实亡。由此可知,全球化之路早就走得跌跌撞撞,其副作用更使国家与个人的不均问题日益严重,民怨与民粹主义遂快速结合,为川普铺平了入主白宫之路。换言之,川普胜选只是突显全球多边贸易协定架构受阻的事实,且加快这个趋势而已。

 此情此景,亦印证了哈佛大学教授罗德里克提出的「世界政经运作三元悖论」观点,也就是全球经济整合、国家主权,以及高度直接参与的民主政治体制,三者无法同时兼得。除非有个令人信服的国际组织或机制,一如早年布列顿森林协议与其催生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以及1990年代末期组成的世界贸易组织等机构居中折冲,使各方均退一步,才形成貌似三者平衡的状态。但金融海啸后,全球投资不振、中国强化进口替代力道、人口老化等结构性因素,已大幅削弱全球贸易活动的动能,与重伤人们对全球化效益的信任,急需强有力且为人信赖的领导者救场之际,坐上全球政经霸主宝座的川普,却质疑并违抗上述机构所建立起的游戏规则与运作秩序,且不想积极扮演以往的世界领袖与警察角色。长此以往,势必严重威胁既有的全球经贸合作架构,并大为减弱美国长期累积的声望与庞大的政经影响力。就今年3月的G20会议竟在美国杯葛下,在公报中删除抗拒贸易保护主义、支持巴黎气候协议的字眼,让过往全球化协同合作的重要成果遭到破坏,即可预期未来全球政经运作必然纷乱失序。

 有些人认为美国退出全球领导人角色后,中国或许有机会取而代之。但即便中国有坐二望一的雄心壮志,却因其政治体制与国家资本主义所限,对外国企业与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开放程度远不及国际水準;对于人权、网路自由、法治、资本管制等重要议题的看法,亦与西方国家相去甚远,加以处理国际事务的卓越能力不足,难以真正吸引西方各国来归。

 更麻烦的是,崛起的中国融合三元悖论中「经济整合」与「国家主义」,将与结合「国家主义」与「民主政治」的美国更容易发生冲突。像是在川普「零和游戏」的世界观里,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就是美国「输」的表徵,遂希望透过双边架构的施压扳回一城。除了传统贸易政策外,还採用一些政治手段,如年初接受蔡英文总统致电,以及对南海与北韩问题上的强势态度,皆为显例。惟当前正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欲于年底十九大召开前,巩固其领导核心的关键时刻,凡事以「维稳」考量,使习近平对美国挑衅有更大的容忍度,也促成了4月习川会双方宾主尽欢的姿态。但如果川普政治手段操作过度,难保中国不会对美国的贸易保护措施提出反击。考量到中美贸易关係的依赖性及两国对全球经济的庞大影响力,若双方真在经贸议题上冲撞,必将为金融市场带来更大的震荡。

 由此可知,随着川普放弃美国维持全球政经体制运作的角色、中国取而代之的时候未至,加以反全球化的民粹势力在已开发国家逐渐壮大,进而动摇现行政权,均加深三元悖论下的政经僵局,使全球化发展更为困难。最坏的情况是,若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施压忍无可忍而产生极端反应,甚至採取自保姿态,开始抗拒或扭转融入全球市场的进程,以及必要的结构改革,则在全球前二大经济体及进出口市场,对贸易活动和规则「各行其是」之下,全球将被迫捲入一场无赢家的贸易战争,对经济伤害之大,将难以计数。反之,若习川会营造出的和谐气氛,足以制约川普掀起贸易战的意图,或支撑两国协调出可运作的互动模式,全球经济便还有喘息空间可静候下一个令人信服的国际组织或机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