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专论对台军售影响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

2019-12-03 796人围观

不久前美国防长帕内塔在香格里拉论坛上谈到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问题,谈到美军力量的战略转移调配。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5日在记者吹风会上也称,美国亚太地区的再平衡战略并非针对地区内任何单个国家,不是要冷落或试图限制任何国家的发展。 

  关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有不同的解读,有认为是针对中国的,有认为是美国自身资源的调整。不管哪种解读,美国关于亚太的再平衡战略,首先是从自身的国家利益出发,建立稳定的国际秩序的目的是为了确保美国利益,维护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也是基于这个出发点。在这其中,由于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大国,对美国而言是最重要的亚太国家,有针对中国的意味是必然的,正像有学者分析的那样,差别只是在是準备军事对抗还是防範中国崛起抑或是与中国进行预防性合作。 

  从防长帕内塔的阐释,可以看出美国大战略调整的端倪,奥巴马政府上台以来,美国决策层和一部分智库,对美国过度干预国际事务和继续膨胀的雄心壮志和目标给美国在国际上造成的损害,以及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的变化开始有比较清楚的认识。奥巴马政府自从宣布重返亚太后的一系列动作也为此做了很好的注解: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以收缩行动空间,注重软实力的运用,同时避免无端地介入地区争端,承认和重视新兴国家的崛起,又注重防範潜在的大国的挑战。 
 
  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不同解读,都有一个问题贯穿其中,那就是中美两国,儘管建立了多种渠道的对话措施,有紧密的经贸联繫及其他各种联繫,但是在战略上从未取得过互信。而两国在战略上未能取得互信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美国的对台军售。 

  从防长帕内塔及一系列美国官员都反覆强调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调整不是针对中国,这也许可以理解成不是针对中国的军事对抗準备。根据美国国会通过的与台湾关係法,美国在亚太,有可能和中国引发军事对抗的地点之一就是台海,以美国和中国现在的经贸及其他利益的捆绑状态,中美两国的军事对抗,尤其是在台海,是美国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一旦发生,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再平衡战略的设想就会被全盘颠覆,这完全不符合美国现实的国家利益。 

  儘管美国很了解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但是美国仍然準备继续对台军售。这和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有关,美国国会的亲台议员,美国军方和军工集团,都对美国的对台军售有重大影响。今年5月,美国国会众议院批准了由参议院议员科宁推动的向台湾出售不少于66架F-16 C/D战机的修正案。儘管这个军售案的通过在大选年被很多人认为是象徵性意义大于其实际意义,但是可以想象,一旦成为事实,必将对中美关係造成恶劣影响,继而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产生影响。 

  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走向,以及中美国关係的複杂性和重要性,是美国国内围绕两岸政策的战略辩论中,减少至放弃对台军售,逐渐从台海事务中脱身,打破中美关係因此而来的恶性循环的呼声渐高的的原因。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等的一些重量级智囊和专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美国未来的这种趋势,即美国不能无限期对台售武,也不能制约两岸和平发展以及和平统一。 

  另据美国媒体报道,联合国武器交易条约谈判将于7月份在纽约举行,这个旨在堵塞目前国际常规武器交易管理的漏洞的条约,在2006年10月份联合国大会表决决议时,作为联合国五常之一也是迄今世界最大武器出口国的美国是唯一投反对票的国家。奥巴马总统上台之后,虽然国务卿希拉里2009年10月宣布美国愿意参加ATT谈判,但是,这项条约草案的有关规定有可能会对美国的对台军售带来风险,因此美国很难签署这项条约,在国内大选的政治效应下,国会尤其是参院也很难会批准。 

  美国未来在对台军售问题上,就算没有ATT,也会越来越多地遇上各种不利因素,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美国对亚太地区的一种战略安排,也关乎亚太地区未来的安全稳定,而这种安全稳定,不是美国单方意志可以完成的。美国一方面要借各种安全保障义务例如与台湾关係法等等,强化对付中国的崛起和潜在的挑战,同时又要避免同中国发生冲突和对抗,这一充满矛盾的战略无疑将加剧亚太安全格局的複杂化。 

  美国如何处理好对台军售问题,是中美关係是否会再紧张的重要因素,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影响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