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切实警惕「人民火大」的原因

2019-12-10 724人围观

工商时报16日社论--切实警惕「人民火大」的原因,全文如下:
 
 民进党发起的113「人民火大」游行已经过去,当天儘管气候不佳,却仍能吸引许多民众参与。更值得注意的是,参与的成员形形色色,包含社运、环保、公教等团体及国营企业员工等,与其说这是一场蓝绿对抗的运动,不如说是绿营提供一个宣洩民怨的平台,让不满现状的民众,藉此机会抒发情绪。因此,大游行的意义,不在于对民进党的支持,而在于对这一年来「行政怠惰、立法暴冲」的不满,殊值执政当局切实警惕。 

 过去这一年来,从美牛事件开始,民众看到的现象是行政部门慢一拍、立法部门冲太快。美牛事件造成社会扰嚷不安、二代健保改革牺牲掉一个尽责的卫生署长、油电双涨引发民生物资趁机联合哄抬,证所税开徵更是难得的行政暴冲特例,走了一个财政部长,立出一个不符租税公义原则的法案。此外,年终慰问金虽是行政院难得的明快决定,却导致退休公教酝酿上街头,吓坏某些区域立委;年金问题因行政部门没有快速灭火,致使社会阶级对立加深;行政院组织改造过程中,各部会游说立委,扩权争利,毫无团队纪律;非核家园议题行政部门推三阻四,甚至传言游说立委配合延宕;美丽湾环保议题出现中央与地方不同调;劳保局改制,雇员转任公务员引发行政院与考试院宪法大战;朝野立委砍国营事业绩效奖金时,行政部门装聋作哑未立即透过党团提出异议,通过后才表示担心无法留住优秀人才。 

 原本正常的政府运作,应该是行政院洞烛机先,对于社会存在各种沉痾,诸如社会年金财源及公义问题、健保财源及医疗资源分配问题、经济成长与永续发展之平衡兼顾问题、社会财富及所得分配改善问题等,主动提出改善或解决方案,然后配合在立法院提出新法案或法案修正。对于当前紧急问题,例如我国外贸面对欧盟市场出口衰退、美国经济复甦虽见曙光却动能依然不足、东南亚新兴国家市场虽快速成长却欠缺FTA一臂之助、中国大陆市场ECFA早收清单成效检讨及后续进展策略等,可以在行政权限下处理者,应力求快速处理因应。对于未来可大可久的长期方案,例如提出改善产业体质的所谓「三业四化」、「中坚企业」等计画,则应积极宣导及辅导,让业界清楚配合且获得实益。 

 至于立法院,原本肩负预算及法案审查以及对行政部门施政监督之责。在法案的提出方面,除非事态急迫而行政部门麻木不仁,否则不宜也不必抢先在行政部门提送法案之前就提出对应法案。因为国家之经常治理在于行政部门,行政院拥有庞大的行政资源,在人力上及经验上都具有相对优势,可以就个别议题缜密、妥慎研酌,提出相对上更完整周延的法案。立法委员虽有助理群及立法院预算中心协助幕僚作业,以及对各部会要求提供相关资料的权利,但以有限人力要完成周延法案,必然事倍功半。相对地,立法部门因与选民接触,较行政部门而言,更了解民意,可以在法案审查时为民喉舌,使其更符合民众期待。 

 如果行政部门与立法部门依照前述正常法则运作,相信参加113「人民火大」游行的人数将大幅减少。然而,实际的运作恰好相反,以证所税为例,行政部门的法案根本未能达到租税公平正义原则,却怠于力求完备,而以「先求有再求好」为藉口送进立法院;立法院则在少数委员主导全局下,几乎每日一版本,虽然定案,却使股市饱受惊吓。至于最近的「广电三法」修正案,则是立法院跑在行政院之前,假反媒体垄断之名,民进党匆促提案,内容显有窒碍难行之处,执政党在一读时,却未提相对周全法案,一字不改照案通过。根据媒体报导,在场的NCC主委也表示尊重立委决定,次日行政院及执政党立委才以窒碍难行为由,展开翻案。整个过程,正是「行政怠惰、立法暴冲」的典型範例。 

 立法院本会期原本上个月底就应结束,如今已过正常会期,但102年的中央政府总预算案并未在年底前三读通过,议程中的优先法案也大部分尚未完成立法或修法。立法部门在整个会期的表现热闹有余、效率不足,甚至可谓荒腔走板。行政部门却似乎老僧入定,好官我自为之;各部会所关心的是政府组织改造中,自己部会的权限受到何种影响,某些部会甚至游说立法委员,把原先的行政院版改得不成原形。作为纳税人的你我,对于行政怠惰与立法暴冲,能不「火大」吗?矢志追求历史定位的马总统、马主席,请利用立法院休会期间,好好地改组行政院和立院党团吧!